特区彩票网七星彩论坛 > 理财攻略 > 网贷投资新闻 > 正文

上海经侦公布消息称

时间:2019-04-22 来源:未知 作者:卢本伟
本篇文章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站长卢本伟删除!

  2017年12月,钱宝网实控人张小雷投案自首,掀开了一场涉及百万投资者、全国多市区的庞大的面目。1年多过去,钱宝网案迎来庭审。

  4月1日,有民间四大“高返天王”之称的钱宝网创始人张小雷集资诈骗一案一审庭审。

  时间追溯至2017年12月底,张小雷投案自首,“钱宝网”非法集资数百亿元的被解开,高息投资人、自设资金池、虚设标的、创始肆挥霍等,引发行业地震。截至案发,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左右。

  从该案起至去年上半年,多家伪P2P平台大案陆续被曝出,网贷跑清盘潮起。

  截至去年8月,民间四大“高返天王”钱宝网、雅堂金融、唐小僧、联璧金融均已爆雷,其中钱宝网案进展最快,已一审庭审。而从2016年下半年相继爆出的上海快鹿、合肥e租宝、昆明泛亚、上海中晋四大非法集资案,均迎来宣判。

  中国法院报消息,4月1日,江苏省南京市中级对被告人张小雷集资诈骗一案依法公开开庭审理。公诉机关认为,被告人张小雷的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,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。“钱宝网”创始人张小雷当庭表示。法庭将择期宣判。

  南京市人民检察院,2011年下半年起至案发期间,被告人张小雷以高额回报为诱饵,通过在“钱宝网”线上等方式向社会非法集资;张小雷隐瞒吸收资金的主要用途,将大部分集资款用于还本付息、支付高额薪酬以及个人支配使用、挥霍消费,造成特别重大经济损失。2017年12月26日,张小雷到机关投案。公诉机关认为,被告人张小雷的行为已构成集资诈骗罪,依法应当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庭审中,控辩双方围绕的事实进行了法庭调查及法庭辩论,张小雷进行了最后陈述,并当庭表示。法庭将择期宣判。

  2017年12月26日,张小雷向南京市投案自首,掀开了一场涉及百万投资者、全国多市区的庞大的面目。在一个月后,张小雷出镜接受央媒采访,据视频中警方公布初步调查结果,截至案发,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左右。

  借新还旧窟窿堵不上了,张小雷自首,公示其手写声明称,“因违反国家相关,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向投资人吸收资金,目前已无法兑付本金利息。”

  复盘钱宝网的发展和扩张,有着鲜明的时代性,和互联网金融及方式密切相关。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,其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看:

  2014年之前,钱宝网靠高息揽储,以线下客群为主,苏沪等地区是其重点覆盖区域;

  2014年和2015年是钱宝网的巅峰时期,通过大肆投放广告打造品牌知名度,并由江苏南京、四川地区向全国覆盖扩张,在南京更是如日中天;

  2016年之后,钱宝网借助自宣传,极力营销“张小雷”个人形象、搞,并拉来“宝粉”(即钱宝网的粉丝用户)层层扩散投资者范围,实现人生人、钱生钱,“庞氏”的拉人头发展下线方式继续滚雪球。

  至2017年底,张小雷向南京警方自首。截至案发,该平台日活跃用户达到100万左右;截至2016年初,钱宝网日资金交易额在2亿-3亿元,一年累计交易发生额已上千亿元。

  此前警方初步调查显示,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,持续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、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的方式向不特定社会大量非法吸收资金,涉及的集资参与人遍布全国,截至案发,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左右。

  高息非法集资的“窟窿堵不上了”,多米诺骨牌轰然倒塌。张小雷从无法填补的巨大庞氏中了,却把他的“宝粉”们推向了深渊。

  钱宝网在2015年、2016年前后坐火箭式的蹿升起来,稍加观察不难发现,主要靠两招,“做任务给好处”式的增强用户黏性、并激励扩散揽客;虚设标的,以关联产业投资,包装成股权项目,高收益诱使投资人疯狂集资,这也是后来爆雷的多家高息伪网贷平台的常用套。

  具体来看,“做任务给好处”式手法,是钱宝网在线上推出一套复杂的“签到、做任务”的机制,具体分为广告任务、分享任务、体验任务、问卷任务等,不同的任务需要交纳数额不等的“金”,“金”越多则收益越高。任务几分钟就能做完,只要按完成每日签到和“任务”,获得达到40%-60%的收益率。但是签到任务根据投资金额支付利息,比如交纳金100万元。其次,投资者还可以另外参加各类“看广告”任务,获取额外年化30%-40%的收益。

  另一手法是线下进行的产业投资。此前警方初步调查坐实了张小雷的诈骗行为是多处造假的“钱宝系”产业投资版图,钱宝网自身有价值的实业投资非常有限,无法支撑起高昂的融资成本,吸收的存款大部分用于循环付息。

  此前,张小雷公开称,钱宝集团名下的主要资产有江北智慧城、老山森林公园度假村项目等不动产项目,资产动辄号称百亿元。此外,“钱宝系”企业有70余家,涵盖微商、地产、足球、甘油、共享单车等不同领域。但警方调查显示,有实际经营的公司只有20余家,且这些公司大部分是内部关联交易,极少有外部利润来源。

  截至去年8月底,民间四大“高返天王”钱宝网、雅堂金融、唐小僧、联璧金融均已爆雷,除唐小僧外,其他三家实控人都在案。这之中,钱宝网从2017年底“最先出事”到4月1日公开审理,经历了约一年半的时间。

  而从2016年下半年相继爆出的上海快鹿、合肥e租宝、昆明泛亚、上海中晋四大非法集资案,也均迎来宣判。从平台被查到公开审判,中间也经历了至少2年时间,这背后,是数百万名的投资人在苦等追赃挽损。

  随着严监管的推进,网贷行业的整顿洗盘,以及投资人的日益成熟,各类违规平台已被淘汰,但是正如“投机像山岳一样古老”,还是有各类平台换了一套外衣,从事非法信贷行为。这里需提醒投资人的是,起底上述这些非法集资平台,一般难逃几大特征:高息高返,低风险、高回报、稳赚不赔这一明显的反投资规律;自融和虚假标的;投融资模式缺陷,明显借新还旧的庞氏,做监管明令的业务。而对于这些平台,投资人要起来,一旦踩雷将是漫长的追偿等待甚至血本无归。

  2016年9月,上海长宁微博晚间发布案情通报,对“金鹿财行”和“当天财富”两家单位立案侦查,并对相关责任人依法采取强制措施。2017年4月,上海经侦公布消息称,国际组织在当年1月9日发布对“快鹿系”创始人施健祥的红色令。2018年9月,上海市第一中级对上海快鹿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、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东虹桥融资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徐琪(美国籍)、张蕾、黄家骝、孙晔等12名个人集资诈骗、非法吸收存款一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。

  1月16日,上海一中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单位上海快鹿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、上海长宁东虹桥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东虹桥融资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分别简称为快鹿集团、东虹桥小贷公司、东虹桥公司)以及被告人黄家骝、韦炎平、周萌萌、徐琪(美国籍)等15人集资诈骗、非法吸收存款系列案件,对快鹿集团、东虹桥小贷公司、东虹桥公司分别以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5亿元、2亿元、2亿元(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);对黄家骝、韦炎平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,并处罚金;对徐琪以集资诈骗罪、非法吸收存款罪两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,并处罚金;对周萌萌等其余12名被告人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九年不等的刑罚,并处罚金。

  这家资产规模曾高达百亿的民营集团非法集资线亿元。在业内看来,该案即使审判后,投资者追缴回投资资金难度也不小,多达近百个空壳公司一度便利快鹿集团掩护资金流出境外。

  2017年9月,历时2年;遍布31个省;涉及115万人;涉案762亿、最终未兑付款项380亿的e租宝诈骗大案一审判决。

  根据市第一中级判决: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、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及被告人丁宁、丁甸、张敏等26人属于集资诈骗、非法吸收存款案。判处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罚金18.03亿;安徽钰诚控股集团罚金1亿元,共计19.03亿。对创始人丁宁判处无期徒刑,个人财产50万元,罚金1亿元;丁甸判处无期徒刑,罚金7000万元。对张敏等24人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15年不等,并处及罚金。

  一审宣判后,丁宁、丁甸、张敏等23名被告人提出上诉。市高级经审理认为,一审法院根据本案犯罪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,依法所作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、确实充分,及适用法律正确,量刑适当,审判程序,遂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该裁定为终审裁定。

  除了前期机关已经追缴的部分资金,股权,房产,车,黄金,玉石追赃挽损工作仍在继续,最终将按比例发还给人。不过,由于此前e租宝管理层的疯狂挥霍,加上各种巨额罚款,一级按照法律的破产清算优先级需先的罚金、银行贷款、债权等,投资者挽损。

  3月22日,云南省昆明市中级公开开庭,对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昆明泛亚有色公司)等4家被告单位以及单九良等21名被告人非法吸收存款、职务侵占案宣告一审判决:

  以非法吸收存款罪,对昆明泛亚有色公司判处罚金人民币10亿元,对云南天浩稀贵公司等3家被告单位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5亿元、5000万元和500万元;对被告人单九良以非法吸收存款罪、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,并处个人财产人民币5000万元,罚金人民币50万元,对郭枫、张鹏、王飚、杨国红等20名被告人分别依法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。

  此前,与昆明泛亚有色有关的四家授权服务机构共5名被告人已因涉非法吸收存款罪而被判决,涉案5人被期在3至5年之间。经鉴定,截至2015年8月28日,泛亚有色吸收存款共计人民币近1679亿元,涉及投资参与人员共计135060人,造成338亿余元人民币无法。

  中晋案主角国太投资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、实控人徐勤对外募集资金的方式主要是以“私募股权投资基金”的名义。但中晋系突破监管部门对个人投资私募基金的 诸多:大幅降低投资人门槛、理财产品5万元即可购入,且陆续成立多达220余家“合伙企业”,虚增旗下产业公司业绩自融,数额庞大的流动资金通过这些公司全部流进了“中晋系”自己的资金池。

  2018年9月,上海市第二中级依法对国太投资控股、实控人徐勤等10人集资诈骗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。以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国太集团罚金3亿元;判处徐勤无期徒刑,终身,并处个人全部财产;判处陈佳菁等9人有期徒刑十二年至五年不等,并处及罚金。

  截至2016年4月5日案发,国太集团非法集资共计400亿余元,绝大多数集资款被国太集团消耗、挥霍于还本付息、支付高额佣金、租赁豪华办公场地、购买豪车、豪华旅游、广告宣传等,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48亿余元,涉及1.2万余名集资参与人。

  声明: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、准确,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实质性投资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。

  11日晚间,所下发了《关于做好科创板市价订单申报模式调整相关技术准备的通知》。

  社保基金持仓向来被视为市场投资风向标。2018年报披露已经进入下半场,社保基金的身影陆续浮现,其投资思得到了市场的密切关注。

  如果不是那张黑洞的照片,如果不是官微共青团中央率领众多揭竿而起,现在很多或者机构都只敢对视觉中国敢怒而不敢言。

  近日,有消息称,有地方银保监部门鼓励有条件的银行将逾期60天以上贷款纳入“不良”。而这一新规影响几何,监管尺度是否过严?一时间,成为市场热议线

  2、早知道:所拟对科创板交易实行“限价”;华为发布国行版P30系列手机

  • 于平台而言 可能很多小白也会有疑问,雷潮中没有撤退的投资人,为什么他们在投的平台没有出事?难道他们就不会担心吗?他们投资的钱
  • 上海经侦公 2017年12月,钱宝网实控人张小雷投案自首,掀开了一场涉及百万投资者、全国多市区的庞大的面目。1年多过去,钱宝网案迎
  • 平台保障肯 年中时候,整个P2P行业有近250家平台出现问题。唐小僧、联壁金融这些网贷平台集中倒闭、跑。有数十家P2P平台的高管和股东
  • 这将给予网 史问题。 除去那些意图通过互金平台去消化不良资产的假p2p网贷外,即便是最正的网贷平台都或多或少触碰过债权转让。个
  • 据相关门户 在2018年上半年中,网贷行业爆雷事件接连不断。越来越多的出借人开始关注行业及其他理财产品的风险识别。所谓风险并不